吾將曳尾於塗

微信圖片_20210106163625

吾將曳尾於塗

 

窅窅翳翳的黃昏

轉眼,到了

此刻,我願意是沉默的龜

寒風中

和緩緩的落日,和沙洲

站在一起

 

渭水遠了

濮水遠了

那隻蝴蝶也遠了

楚王與楚王的大夫更遠了

和氏璧——也許隱身於巉巖

我只是泥中的龜

 

也許,某個村落,某個池塘

就是我最初,最後的

故鄉

再力花在輪迴處綻放

寒流在慴悚的庚子

流過了《離騷》與夜行船

 

此刻,一朵浪花也在呼喊着

另外一朵浪花的名字

窅窅翳翳的椰林與島

是否記得那個揹着水井離開的人

他母親的額上,有微微的燈光

鴟鴞的雙眼,盯着大海的胸脯


(攝影/詩:吳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