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媒 歐盟對華政策,美國沒有否決權

美國“政治”網站(歐洲版)1月9日文章,原題:力挺歐中投資協定,全文如下:

歐盟與中國達成一項全面投資協定,招致一些批評聲。但此類批評在很大程度上是沒道理的。該協定將改善歐洲企業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開展業務的條件,為歐中創造就業機會,併為北京提供與歐洲合作的動力。

有三種觀點反對該協定。其一認為它代表了中國的戰略勝利,分裂了西方。其二稱它無視中國人權問題。其三認為在拜登政府上任前達成該協定,妨礙建立協調的跨大西洋戰略,以對抗日益強硬的中國。一些人還認為,該協定不符合歐盟將中國定為系統性競爭對手的原則。上述每種看法都有些道理,但無一不是有選擇性的,都無法令人信服。

我們一直幼稚地認為,讓中國融入全球貿易體系將促進其向西式自由民主過渡。現在我們可能走向另一極端,以最終或導致武裝衝突的方式妖魔化北京。片面的“黃禍”思維未能看到中國的驚人崛起。不過,認為歐盟可通過是否簽署投資協定來大幅改變中國行為的觀念,是不現實的。與幫助歐洲或中國工人相比,批評者們似乎更關心向他們的選民發出政治信號。總而言之,該協定代表着布魯塞爾與北京之間,以及在華經營的歐美公司之間向着更公平的競爭環境邁出一步。

那認為我們應等待美國當選總統拜登的説法呢?華盛頓在發動對華貿易戰、與中國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前,都沒有與歐洲協商。特朗普反而使用恫嚇、域外製裁、不分享情報的威脅,試圖將中國的華為拒之於歐洲市場之外。

誠然,拜登承諾與盟友一道採取共同方式應對中國。但追求跨大西洋共識,並不意味着歐洲應在與北京的貿易和投資安排上給予美國否決權。指責歐洲“在美國安全保護傘下追求狹隘私利”的那些人,實質上是在暗示歐盟應接受有限的經濟主權作為北約保護的代價。

美國新政府需幾個月才能制定出對華戰略,並決定特朗普的哪些政策要維持、哪些要拋棄、哪些要調整。歐盟現在有機會影響北京、布魯塞爾和華盛頓之間的三角關係,為何還要袖手旁觀?

像特朗普政府那樣,試圖將我們的經濟與中國經濟脱鈎並設法損害中國經濟,終將是一條不符合美歐利益的戰爭之路。中國確實是系統性競爭對手,但也是重要經濟夥伴。別怪歐盟想二者兼顧。